一晌贪欢(图)

文/言者 图/春鸣

看到有狱友每天能领到两根黄瓜一个鸡蛋,入狱不久的王某向麓峰监区民警打了一份报告:我是一名副厅级干部,申请享受与此级别对应的营养餐。部分贪官入狱后身份意识强烈导致改造消极。(据《法制日报》6月8日)

都说贪官落台时悔不当初。但也许因为当了贪官的待遇太好,所以,有的贪官仍然“但愿长醉不愿醒”,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,才有如此戏剧性的场面:“去,给老爷打份营养餐”,又或者在法庭上做最后陈述时,忘记了自己的被告人身份,脱口而出,来一句“官腔”:“我的讲话完了”。

但是,梦总是要醒的,不醒也得醒了,这就是现实。即便他得了“幻想症”,也不要紧,监狱正是他们的“心理治疗室”,假以时日就可以了。

言者